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86-4000-96877

手机:+86-4000-96877

地址: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电话:+86-4000-96877

邮箱:这里是您的邮箱地址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注册
刘学伟:为什么只有东亚能够追上西方?看这四张图

经济重心正在向亚洲转移,已是不争的事实,关于中国崛起或复兴的研究,也将渐渐成为显学。这其中有几个问题,就如西方谚语所称的“房间里的大象”,难以回避:1. 关于经济发展:在可以预见的时段内,在亚非两大洲,不靠石油,为什么只有东亚的中、日、韩三个民族(日本+四小龙+将来时的中国),可以臻至发达、现代化?相应地,除了东亚、除了产油国,为什么亚非两大洲就没有一个发达富裕(定义:人均2万$以上)的国家?2. 关于西式民主:同样地,在亚非两大洲,为什么表面上成功复制西方政治制度的国家/地区(定义:《经济学人》杂志民主指数接近8.0或以上)仅有寥寥三个(日本、韩国、中国台湾),而且它们都在东亚?相应地,除了东亚,在亚非两大洲,为什么就没有出现一个发达富裕的西式民主国家?其实,答出了第一个问题,同时也就答出了第二个问题。因为如果没有经济上的发达富裕,也就不可能有发达富裕的无论哪种式样的现代民主国家。因此,两个问题其实可以归结为一个,就是:在非西方的世界里,为什么只有东北亚的中、日、韩三个民族,已经(或有把握)追赶西方成功,建成现代化的发达国家?3. 同在东北亚,比起中国台湾、韩国(先且不与日本相比),中国的人均收入为什么会至今落后不小的一截?或者再扩大一点,为什么越南、老挝、柬埔寨比起它们的东南亚邻居,经济发展水平同样落后不小的一截?或者再扩大范围,为什么东欧的发展,比起西欧也有明显差距?4. 作为反题,为什么上述那些国家中的大部分,尤其是其中地处东亚者,更尤其中国,近年来(都)表现出一种令世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超级的而且持续的发展速度?为了方便解答这些问题,笔者认为有必要对当今世界重新划分。三个世界的说法由来已久。在国内最通行的是毛泽东主席的阐释,即美苏是第一世界,“中间派,日本、欧洲、澳大利亚、加拿大,是第二世界。”其他则是第三世界。把拉美也划入西方文明不难解释。拉丁美洲就是讲拉丁语的美洲,由西班牙、葡萄牙殖民者及其后裔所创立。与殖民北美澳洲的欧洲人相比,他们信同样的宗教,讲欧洲语言,人种来自欧洲,除了因混血而肤色稍深,他们当然属于西方文明。富裕东亚就是日本+四小龙。这五个政体的人均收入已经超过2万$,比起发达西方,还是稍有逊色,但比起所有非西方世界的非产油国,那都是奇迹。第三个决定性的,但是还没有完成的阶段是中国的崛起。论人均,中国崛起的确还远未结束,还需大约20-30年才能成为一个中等发达的国家。但是中国的崛起与四小龙,甚至与日本也不同的根本之点是,中国的体量太大。是以仅仅崛起到半途,就对全世界产生了“压力”,让西方开始有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今天整个东亚的GDP已经足以力压美国或欧盟一方,而且一直拥有远比西方为高的增长速度。无论怎样计算,20-30年后,东亚的GDP总量,都会超过欧美的总和。还有一个关键之处,就是东方自有史以来的人种和文化传统有着与西方类似的原生的根深蒂固的一致性。东方的文化一以贯之,一直以华夏为核心。华夏核心的分量之重,只有罗马时代的罗马在地中海世界的地位可比。但那已经在至少1500年以前。西方的领袖国家,从希腊传到罗马、再到文艺复兴时代的意大利、再到英国、再到现在的美国,至少转过五次手。就人口分量而言,中国一直是东亚的主体,占人口总量的三分之二左右。而西方的唯一大国美国的人口,仅占西方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左右。分量轻一半。美国那么大,其实是偶然。如果没有发现美洲,如果欧洲对美洲的争夺瓜分的局面稍有不同,就不会有那么大的美国。而中国那么大,是必然。东亚的人种,总体上讲就是蒙古/马来人种。这两支亚人种,正以南部中国为界面顺利融合。外来种族非常有限。东亚的将来,不会出现严重的种族问题。民族问题还是会有,不过总该比混杂着种族问题的民族问题要容易处理些吧。而西方世界总体上还算有人种的一致性,或者说,有一个原生的、主导的种族,但同时有极其复杂的多元种族共存,欧洲种族的生育率实在严重偏低,而非欧洲种族的人口正以远高于欧洲种族人口高得多的速度增长。这种深刻而内在的社会结构性变化,会产生什么样的经济、文化和政治后果,有待观察。图1是西方世界三个区。有非常清晰的从左下到右上的趋势。西式民主指数,人均收入和甚至相差不大的国民素质,相关性都很好。简而言之,就是在西方世界,国民素质越高的国度就越富裕,且政治上越符合西方定义的“民主”。这个规律甚至在拉丁美洲也可行。稍微例外的只有俄罗斯、古巴等很少几个曾受全盘公有制影响的国家。相关系数高达0.725-0.735。